会员企业
您的位置: 首页 六爻知识 从春秋筮例看推断吉凶的路数

从春秋筮例看推断吉凶的路数

2014-11-05 14:40:05

    前文中谈了行筮的具体步骤,也谈了变占的要则。行筮出了本卦,变占出了之卦。有了本卦和之卦后如何分心推断所求问的事得吉凶呢?这就非常活了。

    《左传》、《国语》中与《周易》和其它筮书有关的记载,共有22条。从这22条记载看,基本可以分两种类型:一种是引证《周易》经文来说明一个问题或阐述自己的看法;一种是以《周易》或其它筮书进行占筮,以预测事物的吉凶祸福。

    在有关占筮的记录中,又有一爻变、数爻变、六爻不变等不同情况。当代杰出的中年易学家刘大均教授在《周易概论》一书中对这两种情况进行了详尽的说明和分析。

    现将刘大均教授对此的论述引录如下。这些筮例是目前所能见到的最古老的了。读者如有兴趣,可认真揣摩,看看春秋时的人运用占筮法推断事物吉凶的大致路数。

    《周易概论》中首先选了几例一爻变的记载。

    1、《左传.僖公25年》:“秦伯师于河上,将纳王,狐偃言于晋侯曰:‘求诸侯莫如勤王,诸侯信之,目大义也!继文之业,而信宣于诸侯,今为可矣!’使卜,偃卜之曰:吉!遇‘黄帝战于阪泉’之兆。……公曰:‘筮之!’筮之遇《大有》之《睽》,曰:吉!遇‘公用亨于天子’之卦,战克而王飨,吉孰大焉!且是卦也,天为泽以当日,天子降心以逆公,不亦可乎?《大有》去《睽》而复,亦其所也。晋侯辞秦师而下。”

    这里记载了晋臣狐偃劝晋文公去觐见周襄王(当时襄王被狄兵击败,流落在郑国汜地),晋文公听了狐偃的建议后,先让卜偃以龟甲卜一下,得到“黄帝战于阪泉”的吉兆,文公还是不放心,再让用蓍草占筮一下,结果演算出的卦为“大有之睽”。“大有之睽”即大有卦变为睽卦。通过大有卦与睽卦对比,可以看出:是因为大有卦九三爻由阳爻变为阴爻才成为睽卦的。因而“大有之睽”,是指本卦大有卦因九三爻变,从而得出变卦睽卦的。这种“卦之卦”的方式,是春秋时代人们谈爻的惯例。

    大有卦九三爻辞:“公用亨于天下,小人弗克。”故卜偃说这是吉卦,象征战胜狄兵受到周王的宴请,还有比这更大的吉祥吗?庚何况从筮得的卦象看,内卦由大有卦的乾为天,变睽卦的兑为泽,而大有卦与睽卦的外卦相同,皆为离,离为日,有天变为泽以迎日之象,这也正是天子降尊以迎接公侯的卦象,更何况去睽卦而单论大有卦,其下卦乾为天为父,上卦离为火为子。也有天子降尊以迎公的意思。

晋文公听了卜偃的分析,辞秦师而去。

    由这一卦可以看出,卜偃以“象”“辞”兼取的方式,对事物吉凶进行推断分析,其中以取象为主,取辞则取本卦变爻之辞。

    2、《左传.襄公25年》:“棠公死,偃御武子以吊焉,见棠姜而美之……武子筮之,遇困之大过,史皆曰:吉。示陈文子,文子曰:‘夫从风,风陨妻,不可娶也!且其爻曰:‘困于石,据于蒺藜,入于其宫,不见其妻,凶。困于石,往不济也;据于蒺藜,所恃伤也;入于其宫,不见其妻,凶。无所归也。’崔子曰:嫠也何害!先夫当之矣!遂取之。

    齐棠公死了,崔武子前去吊丧,他看到齐棠公的遗孀棠姜很美,要娶棠姜。用《周易》占了一卦,遇到困卦六三爻变,而成为大过卦。

史官们为了奉承崔武子,都说这是吉卦。给陈文子看,因为筮得卦为困卦六三爻变,这样,困卦内卦就由坎变为巽,在《说卦》中,坎为中男,坎变巽,巽为风,故陈文子说:“夫从风”。巽又为长女,内卦位置在下,所以陈文子又说“风陨妻”。据此卦象,文子认为:“不可娶也!”

    他又进一步引证困卦六三爻辞“困于石,据于蒺藜,入于其宫,不见其妻,凶。”并一一讲解这段爻辞,说明不可娶棠姜的道理。但崔武子色迷心窍,不听陈文子这一套,说:“一个无夫之妇能有何害!这些凶险她原先的男人都承担了!”于是娶了棠姜。

    陈文子分析此卦时,既用卦象进行分析,又引本卦变爻之辞进一步说明,也是采用“象”“辞”兼取的做法。

    3、《左传.闵公元年》:“毕万筮仕于晋,遇屯之比,辛廖占之曰:‘吉,屯固比入,吉孰大焉!其必蕃昌。震为土,车从马,足居之,兄长之,母复之,众归之,六体不易,合而能固,安而能杀,公侯之卦也。公侯之子孙,必复其始!”

    毕万想到晋国去做官,不知仕途如何,于是用《周易》占了一卦。遇屯卦初爻变,这样就成为比卦,辛廖说:“吉,屯固比入,吉孰大焉!”“屯固比入”——这是春秋时代人们对屯比两卦卦义的解释。由此可证,早在春秋时代,即已有对各卦名义的解释。今本《杂卦》曰:“屯,见而不失其居。”即有“固”义。比有亲辅之义,故曰“比入”。辛廖先从解释卦的名义入手,下面“震为土”之屯卦初爻变,内卦由震变坤,坤为土,故曰“震为土”,即震雷变成坤土的意思。

    震又为车,坤为马(《说卦》称乾为马,可见周人在春秋时代的象亦有与《说卦》异者),故曰:“车从马”。据《说卦》,震为足,又为长子,故下面说“足居之,兄长之”。“母复之”,坤为母,在屯卦中,二至四爻互卦成坤,比卦内卦为坤,两卦皆有坤象,故称“母复之”。屯卦与比卦的外卦都是坎,《国语.晋语》筮例中称“坎为众”,可见在春秋时代,坎象众,故曰“众归之”。“六体不易”一句,杜预注“初一爻变,有此六义,不可易也”,故“六体不易”之义,似指前文中的“震为土”,“车从马”,“足居之”,“兄长之”,“母复之”,“众归之”而言。又因《国语.晋语》筮例中说“震,车也,车有威武”,再结合前面说的“屯固比入”之旨,故辛廖总结此卦说:“合而能固,安而能杀,公侯之卦也。”

    在这一卦中,辛廖纯以卦象推断事物吉凶,一字未提卦辞。

    4、《左传.庄公22年》:“陈厉公…….生敬仲。其少也,周史有以《周易》见陈侯者,陈侯使筮之,遇观之否,曰:是谓‘观国之光,利用宾于王’,此其代陈有国乎?不在此,其在异国,非此其身,在其子孙。光远而自它有耀者也。坤,土也,巽,风也。乾,天也。风为天于土上,山也。有山之材而照之以天光,于是乎居土上,故曰‘观国之光,利用宾于王’庭实旅百,奉之以玉帛,天地之美具焉!故曰‘利用宾于王’。犹有观焉,其在后乎?风行而著于土,故曰其在异国乎!若在异国,必姜姓也。姜,大岳之后也!山岳则配天,物莫能两大,陈衰,此其昌乎!及陈之初亡也,陈桓子始大于齐,其后亡也,成子得政。”

    陈厉公生敬仲时,厉公让周史以《周易》占筮一下。所得本卦为观卦,因其六四爻变而成为否卦。观卦六四爻辞为:“观国之光,利用宾于王”。意思是臣子朝见国王,做王的宾客,这当然是吉爻。故周史先引本卦变爻之辞,说明厉公生的这个孩子将来必定会大有作为,若不在陈国,也一定会在别国得志,若不是他本人,也一定会是他的子孙。因为这卦有“光远而自它有耀”之象。

    周史接着分析卦象:“坤,土也。”指观卦的内卦为坤,坤为土。《左传》《国语》筮例皆称坤为土,与《说卦》称坤为地稍有不同。“巽,风也”。指观卦外卦为巽,巽为风。“乾,天也”。指变卦否卦外卦为乾,乾为天。“风为天于土上,山也”。观卦变否卦,是因为观卦的外卦由巽变乾,巽为风,乾为天。由巽风而变乾天,故曰“风为天”。而观卦与否卦的内卦皆为坤,坤为土,故曰“风为天于土上”。同时,否卦二爻至四爻互卦成艮,艮为山,故周史说:“风为天于土上,山也”。若舍“互卦”得出艮山,则观否二卦别无“山”象,所以此卦向我们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:远在春秋时代,人们在运用卦象分析问题时,已经使用互卦之法。可知互卦由来久矣!

    鉴于在否卦中,其外卦为乾,乾天位置在上,其内卦为坤,坤土位置在下,二爻至四爻互卦成艮,艮山据于坤土之上,乾天之下,有山生林木而成材之象,故周史说:“有山之材而照之以天光,于是乎居土上”。接着又指出:“庭实旅百”。因为否卦中,二爻至四爻互卦成艮,艮为门庭。“奉之以玉帛,天地之美具焉!”否卦的外卦为乾,乾为金为玉,内卦坤为布帛。又乾为天,坤为地,故称“玉帛”又称“天地之美具焉”!下面“犹有观焉,故曰其在后乎”!然而这“观”子之中还有观望、等待之意,所以应该在他的子孙后代身上。“风行而著于土,故曰其在异国乎”。风是飘忽不定的,故有出在异国之象。周史据此认为:若在异国的话,必在姜姓主政的地方得势(因为只有姜姓分封在泰山之后),那里“山岳则配天“。因为这正与变卦否卦中互卦艮山,配外卦乾天的卦象相符。

    在这一卦中,周史既引本卦观卦变爻之辞,又分析本卦和变卦卦象,对事物进行推断,但其中以分析变卦卦象为主。

    刘大均教授在此说明:《左传》中一爻变的筮例共11条(《国语》中无),其余七条与上引四条解占方法基本相同。先秦典籍中无二爻变筮例记载。《国语》中有两条三爻变筮例(《左传》无)。

    5、《国语.晋语》:“公子亲筮之,曰:‘尚有晋国?’得贞屯悔豫,皆八也。筮史占之,皆曰‘不吉。闭而不通,爻无为也’。司空季子曰:‘吉。是在《周易》,皆利建侯。不有晋国,以辅王室,安能建侯?我命筮曰:尚有晋国?筮告我曰利建侯。得国之务也。吉孰大焉!震,车也。坎,水也。坤,土也。屯,厚也。豫,乐也。车班内外,顺以训之,泉原以资之。土厚而乐其实,不有晋国,何以当之?震,雷也,车也。坎,劳也,水也,众也。主雷与车,而尚水与众。车有震武,众顺文也。文武具,厚之至也。故曰屯。其爻曰:元亨利贞,勿用有攸往,利建侯。主震雷,长也,故曰元;众而顺,嘉也,故曰亨;内有震雷,故曰利贞。车上水下,必伯。小事不济,壅也。故曰勿用有攸往。一夫之行也,众顺而有威武,故曰利建侯。坤,母也。震,长男也。母老子疆,故曰豫,其爻曰:利建侯行师。居乐出威之谓也!是二者,得国之卦也。”

    晋文公想依仗秦国的帮助重返晋国,因前途未卜,于是亲自以《周易》占了一卦,问:“还有晋国吗?”得卦为“贞屯悔豫,皆八也。”前面已经讲过,古人称本卦为“贞”,变卦为“悔”,就是说,晋文公重耳所得的这一卦,本卦为屯,其初九爻、六四爻、九五爻共三爻变而成为豫卦。筮史可能看到屯卦内卦震为车,外卦坎为险陷。有震车遇坎险之象,于是都说:此卦不吉,恐怕事情行不通!不是有作为的卦爻。

    司空季子却说:吉!在《周易》中,屯卦和豫卦卦辞都有“利建侯”,如果不能重返晋国,以辅佐王室,哪里能谈到“建侯”?我祈命于筮:“还有晋国吗?”筮辞告诉我:“利建侯”。这不是得国之语吗?吉祥没有比这更大的啦!震为车,坎为水,坤为土。屯卦含有物力雄厚的意思,豫卦含有欢乐愉快的意思。震车遍内外(屯卦内卦为震车,豫卦外卦为震车),土地人民都顺从你(豫卦内卦为坤,屯卦二爻至四爻互卦为坤,坤为土,为众,为顺)。又有长流不竭的泉源资助着你(屯卦三爻至五爻互卦成艮象,豫卦二爻至四爻互卦成艮象,艮为山,屯卦外卦为坎水,豫卦三爻至五爻互卦也为坎水,水在山上,有泉源之象,故曰:“泉源以资之”。)土地物力雄厚,又乐其所有(豫卦有娱乐之意),如果不是重新得到晋国,还有什么能担当这些卦象?震为车,为雷,坎为劳,为水,为众(这些都是春秋时代人们对卦象的解释),论卦以内卦为主,屯卦的内卦震有雷车之象,外卦坎有水与众之象,震车有威武,坎水象征民众顺从,可以说文武具备,实力雄厚的很啊!所以这卦称做屯卦。屯卦卦辞说:“元亨利贞,勿用有攸往,利建侯。”论卦既以内卦为主,屯卦内卦为震,震为雷,为长,所以称作“元”,民众顺从会合,所以称作“亨”,内卦为震雷,可以宜物而干大事业,所以称作“利贞”。同时,卦象中震车动而向上,坎水顺而向下(由此“车上水下”,亦可窥春秋卦变法之一斑)。因古“伯”“泊”字通用,故有震车泊于坎水之象,所以在小事上还有阻难不顺之处。因此卦辞才说:“勿用,有攸往。”但卦象中有着一人行动,众人顺从,而有威武之旨,因而卦辞又说:“利建侯”。坤为母,震为长男,母亲老了,孩子却能顶事了,有欢愉之象,所以称作豫卦,豫卦卦辞说:“利建侯行师”。就是指的豫卦卦象中居内有坤母之乐,出外有震车之威!故这二卦都是重返晋国建功立业的卦啊!

    在这一卦中,司空季子先以本卦及变卦卦辞解占,接着详细分析本卦与变卦之象,并结合卦象进一步解释了本卦及变卦的卦辞。

    由前面的例子,我们已经知道:凡一爻变之卦,若引辞,皆引本卦变爻之辞。而此卦却引了本卦及变卦卦辞,未涉及本卦及变卦爻辞。这是它解占与其它一爻变之卦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 这一卦中有一个筮书,那就是“得贞屯悔豫,皆八也。”

    我们先看这一卦的变化:

   -  -  上六爻           -  -上六爻

*  —— 九五爻(变)     -  -  六五爻

*  -  -  六四爻(变)     —— 九四爻

   -  -  六三爻           -  -  六三爻

   -  -  六二爻           -  -  六二爻

*  ——  初九爻(变)     -  -  初六爻

   本卦屯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变卦豫

    根据前人讲的占筮变化原则,在这一卦中,应该是初爻由九变八(老阳变少阴),六四爻由六变七(老阴变少阳),九五爻由九变八(老阳变少阴)。这样才对,怎么会是“皆八也”呢?

    有人只好归于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筮法了,说《连山》《归藏》筮法用七八,不用九六。然而这《连山》《归藏》久已亡佚失传,后人何以会知道其用七八而不用九六?更何况,即便此说成立,《连山》《归藏》筮法用七八,不用九六,那么为什么在所有筮例中只见用八,却从未见用七者?孔子说:“多闻阙疑,慎言其余”。关于“八”字之解,阙疑可也。

    6、《国语.周语》:“成公之归也,吾闻晋之筮之也,遇乾之否,曰:‘配而不终,君三出焉’……..”。

    成公归晋之时,晋壬为他占了一卦,得乾卦,其初九、九二、九三这三爻皆变,这样就成了否卦。筮人根据乾卦内卦由乾变坤的情况结合卦象,乾为天为君,坤为地为众,有天变地,君变民之象,所以说他“配而不终”,又因为乾卦内卦三爻皆变,因而进一步得出“君三出焉”的结论。

    这一卦纯以分析本卦和变卦卦象,对事物进行推断。筮人在进行分析时,没有引用本卦或变卦的卦辞及爻辞。

    四爻之卦,《左传》《国语》及其它先秦典籍,皆无记载,五爻变筮例,《国语》不载,只有《左传》中有一条记载。

    7、《左传.襄公9年》:“穆姜薨于东宫,始往而筮之,遇艮之八,史曰:‘是谓艮之随。随,其出也,君必速出。’姜曰:‘亡。是于《周易》曰:随,元亨利贞,无咎。元,体之长也;亨,嘉之会也;利,义之和也;贞,事之干也。体仁足以长人,嘉德足以合礼,利物足以合义,贞固足以干事。然故不可诬也,是以虽随无咎。今我妇人而与于乱,固在下位而有不仁,不可谓元;不靖国家,不可谓亨;作而害身,不可谓利;弃位而姣,不可谓贞。有四德者,随而无咎,我皆无之,岂随也哉,我则取恶,能无咎乎!必死于此,弗得出矣!’”。

    穆姜是鲁宣公的妻,成公的母亲,她与大夫叔孙侨如通奸,淫乱无德,成公16年,叔孙侨如与穆姜阴谋推翻鲁成公,结果失败,穆姜因此被迁东宫。这时,她用《周易》占了一卦,问自己的前途,得“艮之八”。史官说是“谓艮之随”,可知“艮之八”就是艮卦变随卦的意思。

    史官说,随卦有外出之意,必须迅速离开这里!穆姜不同意史官的分析,说:算了!《周易》中随卦卦辞说“元亨利贞,无咎”,接着她一一讲解了“元亨利贞”四字之意。

    案《国语.晋语》筮例,司空季子说:“主震雷,长也。故曰‘元’,众而顺,嘉也,故曰‘亨’。”《左传.昭公12年》子服惠伯解卦时也说:“元,善之长也”。其解“元”“亨”二字,与穆姜大同小异。由此考之,卦辞“元亨利贞”四字,早在春秋时代,恐已成为“四德”,并有了统一的解释。穆姜无非在此引述其解而已。穆姜认为:自己一个妇人,而以淫乱祸国,是身在下位,而行不仁之事,这不能叫做“元”,使国家不得安宁,这不能叫做“亨”,作乱害了自己,不能叫做“利”,放弃自己尊贵的位置,与臣子做姣媚之态,这不能叫做“贞”。有此“四德”的人方可“随而无咎”。我这四条一条不占,怎么能称“随”呢?是我自己取来的祸害,能够无咎吗?必定死在这里,出不去了!

在这一卦中,艮卦的初六爻、九三爻、六四爻及上九爻皆变,才能得出随卦。

*   ——   上九爻(变)      -   -  上六爻

*   -   -   六五爻(变)       ——  九五爻

*   -   -   六四爻(变)       ——  九四爻

*   ——    九三爻(变)      -   -  六三爻

    -   -    六二爻(不变)   -   -  六二爻

*   -   -    初六爻 (变)     ——  初九爻

    本卦艮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变卦随

    根据筮数变化原则,这一卦应该是艮卦初爻由六变七(老阴变少阳)、九三爻由九变八(老阳变少阴)、六四爻由六变七(老阴变少阳)、六五爻由六变七(老阴变少阳)、上爻由九变八(老阳变少阴)。只有六二爻为八(少阴之数)不变。在这五个变爻中,初爻、四爻和五爻都是以六变七,三爻和上爻是以九变八,也就是说,此卦共有三爻由六变七,有两爻是以九变八。

    那么,这“艮之八”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呢?是以筮数八表示此卦的变爻吗?若以八表示变爻,则此卦的五个变爻中,有三爻以六变七,只有两爻以九变八,那为什么不称此卦为“艮之七”,而偏曰“艮之八”。

    有人说,“艮之八”是专指由艮卦变随卦时,只有六二爻筮数为“八”而不变,故“艮之八”是指六二爻筮数为“八”,其余爻皆为“九”“六”变爻。

    若按此说,则“八”是专指一卦的六二爻为少阴之数“八”。但《国语.晋语》筮例中“得贞屯悔豫,皆八也》”。其由屯卦变豫卦时,六二爻也不是变爻,其筮数亦为“八”,为什么此卦不称“屯之八,是谓屯之豫”,而称“贞屯悔豫,皆八也?”可见此说不通。

    对于这一卦的筮数“八”,古人还是不得其解。在这种情况下,又有人认为,《国语.晋语》的“贞屯悔豫,皆八也”筮例和这一卦的“艮之八”“是谓艮之随”极可能是以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筮书占筮的。只因为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筮法已亡佚失传,所以这“八”字也成了不解之谜。

    此说的根据筮,在《国语.晋语》筮例中,得“贞屯悔豫,皆八也”后,筮史都认为不吉,司空季子却说“吉!是在《周易》皆利建侯……”。筮史认为不吉,是以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解占,司空季子说吉,是以《周易》解占,故特意说明“是在《周易》,皆利建侯”。本卦亦同,得卦为“艮之八”,筮史说“是谓艮之随”,并认为必须速出,这也是以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解占,穆姜偏以《周易》解占。

    这种说法,恐源于《左传正义》孔颖达疏语。但考之《国语.晋语》中另一个谈筮数“八”的卦例,这一解释又不通了。

    《国语.晋语》:“十二月,秦伯纳公子……董因迎公于河上,公问焉,曰:‘吾其济乎?’,对曰:‘……臣筮之’。得泰之八,曰:‘是谓天地配,亨,小往大来。今济之矣,何不济之有!’”。

    秦穆公接纳了晋公子重耳,并表示愿意帮助他重返晋国,董因迎接重耳。这位晋公子问:“我这次能行吗?”董因给他占了一卦,得“之八”。这一卦的卦象是天在下而欲升于上,地在上而将降于下,董因据此称为“天地配,亨。”“小往大来”是《周易》泰卦卦辞,意思是失去小的,得到大的,据此董因说:“这次行了,你必定会得到晋国”。

    卦中“得泰之八”一句,古人之注皆不通。韦昭注《国语》于此句,认为是指“遇泰无动爻”。近人释此筮例,亦从韦说。然而若泰卦确无变爻,则泰卦内卦三阳爻的筮数,应该是少阳之数“七”;外卦三阴爻应为少阴之数“八”。按照古人占卦的惯例,筮卦以内卦为主,董因为何不说“得泰之七”而偏说“得泰之八”呢?再者,通观《左传》、《国语》所有筮例,凡无变爻的卦,都称作“其卦遇爻”,由此可证,凡无变爻之卦,都称作“其卦遇X”。反之,凡称“八”之卦,都有变爻,如前所举“艮之八”,“是谓艮之随”,“得贞屯悔豫,皆八也”。皆为此例。故韦昭注谓此卦无变爻是不对的。由上面所考看来,“泰之八”当有变爻。

    于是又有人说,“泰之八”是指所得泰卦初爻、二爻、三爻以九变八,四爻、五爻和上爻不变,仍为八,故称之谓“泰之八”。如按此说,那么根据《左传》、《国语》中以《周易》占事的通例,此卦应称作“泰之坤”才对,又何以称“泰之八”呢?

    董因引“小往大来”以解占,“小往大来”是《周易》泰卦卦辞,这就可以毫无疑义的断定此卦是以《周易》解占,而不是用的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之类筮书,因而也就驳倒了筮数“八”的卦例仅限以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占筮的说法。

    刘大均教授认为,通过以上三个筮数“八”的卦例,可以看出:古人对于《左传》《国语》筮例中的这几个“八”字,虽然绞尽脑汁也难得其解,这就不能不使我们面临这样一个带根本性的问题:《周易》筮数中九六变,七八不变的原则,是否是春秋时代人们以《周易》占筮的原则?或是还有别的什么原则?只因这些原则后来亡佚失传,以致后人无法用九六变,七八不变的方法对这些筮例中的“八”作出正确的解释。

    先秦典籍中无六爻全变之卦的记载。《左传》中倒有两条六爻不变之卦的筮例。

    《左传.僖公15年》:“秦伯伐晋,卜徒父筮之:‘吉,涉河,侯车败’。诘之,对曰乃大吉也,三败,必获晋君。其卦遇蛊,曰:千乘三去,三去之余,获其雄狐。夫狐蛊,必其君也,蛊之贞,风也,其悔,山也。岁云秋矣,我落其实而取其材,所以克也,实落材亡,不败何待!……”。

    在解这一卦时,卜徒父可能是观象出辞:初爻至四爻为大坎,坎为河,二爻至四爻互卦为兑,兑为毁折,三爻至五爻互卦为震,震为车,因此,从卦象分析来看,有坎水使震车毁折象,故卜徒父说“涉河,侯车败”,秦穆公问他这话怎么讲,卜徒父回答:“是大吉之卦,三败之后必获晋君”。所得的卦为蛊卦。卦中说:“千乘三去,三去之余,获其雄狐”(这段文字《周易》中没有,或出自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抑或《大次杂易》等其它筮书)。“三去”即“三驱”的意思。

    卜徒父进一步分析卦象说:狐蛊必定象征晋君,蛊卦的内卦是巽,巽为风,外卦是艮,艮为山(古人以内卦代表筮者,以外卦代表对方)。现在是秋天了,正是以我方秋风吹落对方山木之果,进而伐取其材的时候,所以我方一定会胜利。山木果实落了,树木本身也被砍伐了,哪能不败!

    这一卦没有变爻,卜徒父解此卦先引卦辞,后释卦象,并以卦象反证卦辞,以此推断事物的吉凶。

    《左传.成公16年》:“晋出遇于鄢陵……公筮之,史曰:吉。其卦遇复。曰:南国蹴,射其元王,中厥目,国蹴王伤,不败何待!公从之”。

    晋楚鄢陵之战前夕,晋侯占了一卦,史官说:“吉。这一卦是复卦,卦辞说:南国蹴,射其元王,中厥目。”“蹴,紧迫之貌”。杜预注曰:“复,阳长之卦,阳气起子,南行推阴,故曰,南国蹴也”。杜文用“南行推阴”,可证杜预亦有解“蹴”为紧迫之意。这段卦辞的意思是,对方国家的处境穷困紧迫,而王又被射中了眼,国势艰险,王亦受伤,对方哪有不败的道理。

    这一卦也是没有变爻,史官引卦辞以解所占事情的吉凶,没有谈及卦象。这段卦辞《周易》中也没有,可能出自当时流传的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或其它筮书。

    刘大均教授认为:通过以上13条例子,特别是其中用以占筮的10条筮例,我们可以看出:在春秋时代,人们用《周易》占筮,并无一定的公式可循。如筮例中有的卦,筮史以为“不吉”,司空季子却以为“吉”(《国语.晋语》)。有的卦,筮史以为“吉”,陈文子却以为“不可取也”(《左传.襄公25年》)。这就是前人所说的“筮无定法”。

上一篇:六 壬
下一篇:古代识人术



手机收藏 随时查看

企业微站